伦敦传媒学院

知名主编: Rebekah Wade 丽贝卡·韦德


    尽管在自己的报纸中不遗余力掘地三尺做名人的私生活文章,但韦德非常谨慎地保护自己的私生活。她的丈夫是演了20年的肥皂剧《东区人》的主演,婚后她仍然用原来姓氏。从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

    1月14日,原《世界新闻报》主编、34岁的韦德 (Rebekah Wade) 走马上任英国发行量最大的日报《太阳报》主编,成为该报历史上最年轻的主编,在小报业引发一系列高层人事变动,尤其是对老对头《每日镜报》影响最大。原《世界新闻报》副主编接任韦德职位后两小时,就把《镜报》集团《人民报》主编挖来做副手。

    《太阳报》是以男性为主要读者群的小报,世界闻名的原因除刊登王室丑闻、名人小道消息,就是其火辣辣的无上衣“三版女郎 (Page3 Girl) ”。

    那一天的三版女郎照常出版,标题就叫“丽贝卡”。从随后几天出版的报纸来看,韦德不是保留不保留三版女郎问题,而是要不要扩充相应版面问题。那一周周末的报纸最中间的两个版面,登满了帕帕拉齐偷拍的一对名人情侣半裸在私家游艇上亲热的照片。

    韦德在职业生涯中,从没有因女性身份而影响过自己的价值观。主编《世界新闻报》时,韦德从来没考虑过高级女白领读者的反感,该报是彻头彻尾的男性读物,没有女性栏目。她知道男人们喜欢什么――性、体育、减肥、肥皂剧。韦德是女记者联合会的发起者和核心人物,无上衣的“丽贝卡”出来后,有女专栏作家讽刺她:“你干脆自己赤膊上阵好了。”

    从14岁起,韦德就立志要当《太阳报》记者。1988年她大学毕业后进一家小报工作,第二年,在一位报业资深记者的帮助下,进《世界新闻报》的星期日杂志做初级记者。她的一位前上司评价她头一天认识一个权贵,第二天就能和他共进午餐。她在到《太阳报》当主编前已经做了两年副主编。

    业内对韦德的评价毁誉参半。从她制作的报纸头版标题上,可以看出韦德冷静甚至是冷酷的职业作风。《太阳报》报道了一个老头服用伟哥死亡的事件,她起的标题是《坚硬的死亡》。

    批评主要集中在她的新闻观上:狠狠咬你一口,再冲你摇摇尾巴。在别的主编宣称向读者奉献真实新闻的同时,韦德却说,与众不同的东西才是有意思的,她要让报纸登满有趣内容。《世界新闻报》发行量近400万份的事实证明,她是正确的。

    她大力鼓励记者们不择手段挖新闻。于是,《世界新闻报》立足于妓院和性派对,尽可能挖到名人的性丑闻;他们的记者可以假扮中东酋长套出苏菲王妃对王室和内阁成员的不恭评价;装成瑞士银行家要买情书,钓戴安娜王妃的情人休伊特上钩;收买妓女,让她和戴伊顿约会,拍下鬼混的场面,而戴伊顿还是韦德的朋友(见本刊2002年第24、47期)……还首先曝光了哈里小王子吸毒事件(见本刊2002年第4期)。

    韦德乐于把报纸扮作法庭。2001年,一个叫萨拉•佩恩的8岁女孩死于恋童癖,案发后,韦德在《世界新闻报》上发起“公开谴责” (Naming and Shaming) 活动,不顾警察局抗议,连续两周在报上公开恋童癖、色情狂的姓名、照片、家庭住址,牵连到一些无辜。

    韦德根本不会改变《太阳报》低级趣味的宗旨。她上任后很快设立“电视淫魔”陪审团,在模拟法庭上审判涉嫌网络恋童癖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实际上其中一些“嫌疑人”并没有被警方最后指控。

    立场中立的大报《独立报》批评韦德做出道德和法律的卫士姿态,但三版女郎每天又给窥阴癖打了一针兴奋剂。

    《太阳报》主编更换,首相布莱尔是最着急的人,因为韦德的政治观点右倾,她上任意味着工党将失去传媒业影响最大的朋友。

    1997年,工党执政后,《太阳报》宣布支持工党,此后几年,一直没有偏离这个方向。

    韦德的丈夫坚定地支持新工党。一年前,在一个公开场合,切丽还拥抱了韦德。但韦德显然轻易不会被这种友好打动。“切丽门”事件中,《世界新闻报》披露了独家材料,并说切丽“愚蠢”又“自大”,败坏了首相名誉。切丽从此和韦德反目。

    韦德上任后出的第一张报纸上,评论版头条就以“新工党在花钱(实际上花的是大家的钱)上是把好手。该是我们说不满意的时候了”开篇,鲜明地说:“我们感到非常失望。那些笑容和热乎话是没用的,首相先生。”

     韦德绝不是在报私仇,她没有胆量这么做,如果默多克仍然支持工党的话。默多克从来不会雇用一个有独立政治主张的编辑。他一向紧把《太阳报》的政治关,对《泰晤士报》和《星期日泰晤士报》的编辑反倒留了较大政治空间。韦德上台不是偶然事件,而是默多克政治风向变化的征兆。在此之前,去年12月,“切丽门”事件最紧急关头,《太阳报》公开了骗子佛斯特的电话录音带,里面就有对切丽非常不利的内容(见本刊2003年第1期)。

    《太阳报》的某一任主编说,默多克在政治上摇摆不定,只支持胜利者,因此任何政客都不敢完全相信他。

    默多克已经从布莱尔那里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天空电视台顺利落地,新颁布的通信法案中很大一块对他有利等等。而所谓的“新工党”,越来越像旧工党,公众支持率下降,不远的下届首相选举,工党岌岌可危。出于政治和商业的双重目的,默多克决定抛弃工党。

    韦德有句名言:“读者想要什么,我们就给他们什么。”比如《太阳报》,是从来不会和读者的口味对着干的。报纸政治编辑特里沃•卡瓦纳对报纸以前的政治立场有所保留,他写过很多尖刻的评论文章。但那不仅出于个人偏右的政治观点,最主要的是他发现公众对政府的国民健康、教育、增税等政策很反感,要迎合读者。韦德、卡瓦纳,或者说老板默多克,对伊恩•邓肯•史密斯领导下的保守党也没什么好感,《太阳报》反对工党,并非是要号召选民投保守党的票。

   唯利是图,放弃一切道德和原则,让默多克在英国并不受欢迎。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买下了英国最有影响的大报《泰晤士报》和《星期日泰晤士报》、小报《太阳报》和《世界新闻报》。默多克是英国报业历史上给了读者如此众多充满性意味图片的第一人,每天!英国人普遍认为正是默多克让《太阳报》变得堕落下流,庸俗不堪。

    《世界新闻报》的一任主编说,默多克对权力的追求绝不仅局限在政治上。他说,只有政治才能带来权力,那是过时的看法,因为一个政治家,不管最后成功还是失败,都有放下权杖的那一天。

    一位传媒专业毕业的学生对我说,他曾去过伦敦《太阳报》社求职。一进报社大门,迎面就是默多克的巨幅画像,他立刻想到某部007电影中那悬挂在摩天大楼外的传媒巨头的照片。

    也有人对韦德的将来表示忧虑。韦德在《太阳报》的前任是大卫•叶兰德。默多克没有对更换主编公开作任何解释。叶兰德任间,报纸发行量上升了14万份,他和默多克之间也没有政治分歧。默多克在纽约为他安排了一个两年的培训计划。

    毫无疑问,漂亮的韦德给《太阳报》带来了几丝个人魅力。叶兰德给她留下了好基础,今后她做得越成功,得到的好评和奉承越多,就越容易引发默多克的不满。《太阳报》的一位高层曾提起,默多克有多讨厌看到他在电视上露脸。

    韦德出生于1968年。这时期《太阳报》发生了两件大事,先是首创在报上刊登无上衣女郎照片,旋即被默多克收购。默多克的办报方针让奄奄一息的《太阳报》发行量飙升,直逼并超过当时销量第一的小报《每日镜报》。

    据说,韦德上任的第一天,对员工们讲话时,讲了她看儿童畅销书《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的感想。她说:“书的结尾,查理和爷爷坐上玻璃电梯升到半空,他问爷爷,一个小男孩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以后会怎么样呢?爷爷回答说,那他会特别快乐。”韦德没有说这是不是她此刻的真实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