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动态

艺术家:吉莉安·韦英 Gillian Wearing

    

生于1963年伯明翰,1990年毕业于伦敦哥德史密斯学院。吉莉安·韦英的很多作品都有着类似的关于发现人们生活细节的作品。她说过:“我总想寻找更能了解人们的方法,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也更多地了解我自己。”

  

Sixty Minute Silence 《六十分钟的沉默》1996

 

  在60 Minutes Silence, (60分钟的沉默,1996)里面,吉莉安·韦英与公众共同合作的创作关系延伸到了一群看上去像是警察的男女之中。在这件作品里面,就正如任意一群小朋友或者是一帮即将出发的足球队员们一样,他们需要为一张集体合影而保持固定的姿势,直到60分钟的短片拍摄结束以后艺术家才告诉他们可以放松。刚开始的时候画面似乎是凝固的:纹丝不动、像是同一张快照的延续,或是时间的一段横截面。韦英认为,这是受到了早期摄影原理的影响,那时候的摄影对象都必须保持相当长一段时间的静止才能使影像能成功得到捕捉。但是各种轻微的动作,擦鼻子、双手交叉、眨眼、晃动、拨弄和调整头盔的位置等等,显示出这个静止的集体形象开始瓦解。事实上,当人们经历身体的耐性考验的时候,他们所承受的不适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增加。集体里面每一位成员的左顾右盼,都在他们自己和作品的观众之间建立了一种独特的沟通过程。

 

  

《署名说你希望他们说的,不要署名说别人希望你说的2张》1992-3

 

  作品 Signs that say what you want them to say and not signs that say what someone else wants you to say (署名说你希望他们说的,不要署名说别人希望你说的,1992-93)是由一系列的照片组成,照片的主角都是韦英随意在大街上找的路人,韦英要求他们在一张白纸上随便写下一些东西。然后韦英就用相机把他们拿着那张纸的形象拍下来。有一些场面很让人惊讶: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在纸上写下了一句“我感到绝望”;一位身穿毛衣的男子拿着一张写下了“我写了东西,他们应该会给我一点什么”。有一篇文章赞扬 Signs:“它们直接走向真实,重新表达了人们真正的一面。”很多人都似乎在为着“真实的回归”而欢呼喝彩,但同时不断地有人提醒着:“在后现代时期,世界上已经没有‘真实’的事物,艺术家们穷思竭力地创作出来的作品也只是能表现他们自己一些复杂的‘真实’,并不能作为反映外部世界的‘明镜’。”

 

返回列表